<kbd id='8i5ywfd'></kbd><address id='8i5ywfd'><style id='8i5ywf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8i5ywf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8i5ywfd'></kbd><address id='8i5ywfd'><style id='8i5ywf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8i5ywf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8i5ywfd'></kbd><address id='8i5ywfd'><style id='8i5ywfd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8i5ywfd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屆汕頭市道德模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選活動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頁 > 立德修身 > 道德美文欣賞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日 听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08月10日 11:25   来源:汕头文明网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夏日午息,被窗外的陣陣蟬聲吵醒,瞬間睡意全無,忽想起跟蟬有關的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年少時,聽蟬是一種喜悅。這大抵是因爲可以捕蟬,聞蟬聲而捕之,心情是喜悅的。我家住建橋古圍,圍內屋舍俨然,適于居住;圍外別有洞天,有溪流清澈,有苦楝樹伫立,有古井靜默……夏天,圍外更是孩子們的樂園,比如在小溪裏遊泳嬉戲,在古井旁聽叔公叔婆“講古”,還有呢,爬上苦楝樹捕蟬,好不快活。這苦楝樹,不知何人何時栽下,一直以來從未有人去打理,也懶得打理,卻拼命地瘋長,茁壯得很。古圍長大的孩子,尤其是男孩子,哪個不曾捕過蟬?記得年少時,捕到了蟬,我總是小心翼翼地“養”起來,卻怎麽也“養”不活,這不禁讓我悲傷起來。後來讀到一些書,知道蟬最初是幼蟲,在地下度過漫長的年月,之後成爲地上的蟬蛹,最後變成飛蟲。期間,從幼蟲到成蟲要通過五次蛻皮,其中四次在地下進行,而最後一次,是鑽出土壤爬到樹上蛻去幹枯的蟬殼。可以說,蟬幾乎一生都在黑暗的地下度過,這不禁讓我感到敬畏起來,此後再也不捕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隨著時間流逝,而今,聽蟬更多的是一種欣慰。每每聽到耳畔傳來聲聲“知了”,心裏自然也就“知了”。蟬,在我的心裏,就是天生的“禅師”。要不,怎麽會發出“知了”這般富有禅意的響音?不僅如此,蟬的性情高潔,也讓人肅然起敬。古人雲:“蟬蛻于濁穢,以浮遊塵埃之外。”意思是說,蟬在最後脫殼成爲成蟲之前,一直生活在汙泥濁水之中,等脫殼化爲蟬時,飛到高高的樹上,只飲露水,可謂出汙泥而不染,故而讓人十分推崇。這性情,頗像周敦頤筆下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”的蓮。蟬之高潔,我固執地認爲虞世南寫得最爲極致——“居高聲自遠,非是藉秋風”。蟬聲遠傳,一般人往往認爲是借助秋風的傳送。虞世南卻別具匠心,強調這是由于“居高”而自能致遠。這種獨特的感受蘊含一個真理:立身品格高潔的人,並不需要某種外在的憑借,自能聲名遠播。在我看來,虞世南是賦予了蟬人格的美、人格的力量和人格的光輝,教人有所知、有所悟、有所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正想得入神時,窗外的蟬聲更歡、更勁、更熱烈起來,像極了建橋古圍外的蟬聲,這讓我一度懷疑是從那家鄉那棵古楝樹上傳來的——那蟬聲許是穿越了時間和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但無論如何,此刻,夏日聽蟬,于我,心境一定會是愉悅和坦然的,這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■张 扬 文 李昊天 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 綠色的夢 2017/08/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 夏日 听蝉 2017/08/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 徜徉在護城河畔 2017/07/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 學農分校往事 2017/07/2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 家园的情怀 ——谈黄潮龙的乡土诗 2017/07/0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 看得淡了,心就平了,身就泰了│漢字密碼·淡?? 2017/06/29